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民政资讯 > 民政风采
“小红帽大娘”漂流记
字体[ ] 【发布日期:2018/3/7】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视力保护色:         】  浏览次数:1607

       “叮铃铃叮铃铃”,救助站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像往常一样工作人员接过电话准备登记在册。“喂,是砀山县救助站吗?我是吴翠娥的女儿李媛,你们还记得吗?我妈妈要给你们说话。”“谢~谢~谢”。工作人员这电话这头听着老人吃力地说道。李媛接过电话接着说到:“我妈妈现在已经慢慢适应家里的生活了,今天她一直在念叨,虽然听不很清楚,我感觉她是在说砀山两个字,应该是想感谢您们,刚刚听她说还真是这样的,多亏您们5个多月来的细心照顾,要不我们兄妹几个会内疚一辈子的,再次感谢您们!”昨日,砀山县救助管理站接到吴大娘女儿李媛从贵州遵义市打来的感谢电话,救助站副站长胡宗宇在电话里仔细询问了老人的近况,并做好随访记录,终于放下心。

       吴翠娥老人案例还要从11月份说起,吴翠娥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4年前在遵义的家中走失之后,家人想尽办法寻找但毫无所获。而她则一路流浪到了砀山,直至我站在开展“寒冬送温暖”活动中发现,当时她衣衫褴褛,在寒风中蜷缩在桥洞下,工作人员立即将其救助并安置在救助站进行照料。

       由于老人不识字,又存在交流障碍,身上也没有其他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救助时戴着一个红色的破毡帽,工作人员平时就称其为“小红帽大娘”。别无他法,工作人员只能通过电视媒体、今日头条、寻人启事等多种渠道发布老人信息,希望老人的家人可以看到。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工作人员精心照料和医院康复治疗,老人已经适应了救助站的生活,并学会了简单的交流。每次看着她站在防盗窗向远方遥望时,工作人员心里总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只能耐心的与她交流。“大娘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里?”、“你家还有什么人?”救助站工作人员每天都要问她这些问题,然而却一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1月4日,砀山县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也许是这场大雪让老人想起什么的缘故,也或许是老人家里没有下过大雪的缘故……工作人员早上查房时,发现老人又站在阳台边眺望远方,嘴里不停地说着:“大~雪,回~家”。工作人员激动地问到:“大娘,能想起你的名字吗?是想家了吗?你家是不是每年也下大雪啊?还记得家在哪吗?我们一起去你家看雪行吗?”老人含糊又吃力的回答道:吴~娥,遵~义”。

      我站工作人员立即与遵义市民政局联系,并报县公安局在人口信息中进行查询叫(吴?娥)的老人。胡站长一直守候在电话旁,焦急的等待着。6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有了结果。经过县公安局1万多份信息筛查比和遵义市民政局反馈的信息,一条寻人启事和老人信息高度吻合。几经辗转终于打听到了对方的电话,工作人员随即拨通了电话。“喂,你好,我是安徽省砀山县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请问是吴翠娥的家人吗?”,就在这一刻,电话那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接电话的正是老人女儿李媛,着急并哽咽地回答道:“我是她的女儿,我妈妈在你们那吗?真的在你们那吗?四年了,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找她,终于有消息了”。经过反复核实,老人信息最终确定,电话那头正是老人女儿。工作人员终于松了一口气,真心为老人高兴,离家四载,终于不再流浪。

      三天后的中午,救助站门前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只见从白色的面包车上下来两男一女,他们手持标有“迷失人群幸福港湾爱心无疆恩重如山”锦旗,在救助站门前一边放着鞭炮一边往救助站走来。他们是老人的两个儿子和女儿,专门来接她回家。母子(女)相见时激动不已,见到母亲的那一瞬间,三个儿女当时就跪在了地上,抱着母亲嚎啕大哭,一声“妈”顿时将在场的人心全部揪了起来,工作人员们的眼眶也都红了。女儿一直拉着母亲的手,开心地说着“妈,我们回家。”胡站长高兴地说:“找到你们真的很高兴,要感谢就感谢民生工程吧,这些年有多少失散家庭都重新缘聚,都是民生工程的功劳”。

      “万分感谢安徽省实施的民生好政策,感谢党和政府,感谢你们将老母亲照顾得这么好,让我们还能相见。”李媛激动地说。 “大娘!高兴吗?你要回家啦!”吴大娘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慢吞吞地说:“回~家”。临别前,工作人员仔细做好离站记录,叮嘱家人一定要按时喂药,悉心照料,保重身体。1月7日,吴大娘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望过去,这样的例子何其多。回首而望,救助站那一整墙的锦旗,不正是对民生工程最高度的赞颂么! 

版权所有:安徽省民政厅 皖ICP备05003965号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0795号
制作维护: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
办公地址:合肥市濉溪路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