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民政资讯 > 媒体关注
感悟“桃花源”
字体[ ] 【发布日期:2018/7/5】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视力保护色:         】  浏览次数:639

苏天真

东篱下的田园是美的。漫步东篱,我能倾听到它们热烈地“交谈”,“桃花源记”里的田园画面,我常常一遍一遍地“重逢”。

合肥大圩,位于城市边缘一隅。一路田舍乡村,清风中混杂着甘草味。天空碧蓝如洗,一座小石桥就在脚下,不出几步便见竹落木栅,各种庄园、菜园。这种乡野风情,丰富了城市内涵,也使城市外延不断扩展。其四周溪水悠悠,草木秀茂,鲜花纷呈,几只燕雀翩飞着。

在溪之北,菜地之南,看见了菜园,同时也能看见娇艳的桃花。桃花有孤性,它的灵气也适合在乡间。我想,桃花源的景象也是诗人在借这桃花的清扬气质吧,如果只是荷锄路过,能生出这爱的情愫吗?

诗人的“桃花源”,离天很近,离世俗很远。在他面前,崇高者更加崇高,谦卑者更加谦卑,虔诚者更加虔诚。诗人的田园田居,用凄美描述过于苍白。茅屋里有人并有生机,那是生命的鲜活;那凄美,是古老的凄美;那沧桑,是经久不衰的沧桑。

我时不时地会翻一翻《陶潜诗文选》,对着字往往不发一言,像是两个缄默的人,坐在一起对饮,并不寒暄相劝,只是一个薄愁的眼神,就已心意了然。我多想回到诗人的意象里,再约一约,那些又旧又久的风物,把人间一切美好,再重温一遍。

他是“农夫”,是“田园诗”的拓荒者。

归隐,是他的心声。如同久在沙场的战马,他已疲惫不堪,翘首以盼鸣金收兵的信号。他哪会想到,千年之后,也有人站在他的“东篱下”纠结,向往着他的“桃花源”!

我以为,“桃花源”是诗人的独爱。我也相信,桃花开在笔墨之外。时过境迁,我无法看清诗人的眼神和表情,但我能想象他的忧郁、寂寞和怅然。对我而言,那狭小的、有些昏暗的茅屋,却盛开着一朵朵思想与文字之花。那一刻,我仿佛明白,空间的限制反而能让精神世界得到更有效的延伸和拓展。

(作者单位:安徽省民政厅)(中国社会报7月5日3版)

版权所有:安徽省民政厅 皖ICP备05003965号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0795号
制作维护: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
办公地址:合肥市濉溪路99号